ESG的影响很难衡量,但并非不可能
作者:编辑部
2021-02-01
摘要:ESG衡量是一种越来越流行的方法,它使公司在可持续发展方面承担责任,并激励公司进行改进。但是测量,无论多么复杂,在某些方面都要好得多。

在全球范围内,三分之一的专业管理资产(约30万亿美元)都要遵守ESG标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自2016年以来增长了30%以上。仅在20204月至6月期间,投资者就向ESG股票基金投入了700多亿美元,大大超过了最近的年度流量。

这些数字反映了公司、投资者和股东都越来越意识到,为了保持生存能力,企业必须以新的方式思考和管理其对地球的影响。可持续发展是新的愿望,而根据迅速形成的共识,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开发先进的方法来衡量ESG活动和影响。但是,我们目前对ESG衡量的关注范围非常狭窄。它没有抓住社会和环境系统的复杂性和系统性,事实上也没有抓住企业组织本身的复杂性和系统性。

如何衡量误导

衡量信号,缺少过程

“衡量的东西得到管理”——这句古老的口号对大多数企业来说都是正确的。但测量往往不能深入了解混乱的基础流程,而这正是重要的、可操作的信息所在。

为了做得更好,我们不能只开发越来越精确的衡量标准。许多ESG衡量标准已经非常有效地捕捉到了投入,但它们假定了因果关系——比如说,增加女性进入高层管理团队会产生更好的结果。但是,衡量投入的措施(如这些团队中女性的数量)并不能反映结果(如反映不同观点的决策)和影响(如这些决策所创造的社会价值)。

衡量表象,忽略系统——在寻求把握因果关系时,我们往往会围绕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划出错误的界限。

上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要求在车队层面对燃油经济性进行可衡量的改进,鼓励汽车公司狭隘地致力于解决(或绕过)这个问题,而不是开发更广泛、更可持续的创新和解决方案。结果不仅没有如预期般发展,反而致使交通死亡人数增加,因为更多的重型车辆与轻型车辆相撞。

我们专注于一个复杂系统中的一个小部分,这样做是为了解决错误的问题。ESG措施可能会使这种行为永久化,特别是当措施和投资者奖励仍然与个别公司挂钩时。例如,在个人层面上,英国石油公司可以通过出售其石化业务来减少排放。但该业务及其排放,当然没有消失。

衡量可货币化的价值,失去价值——有些东西天生就比其他东西容易衡量。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更有价值。

二氧化碳当量排放很容易测量,而且用一个单一的数字就能反映出一系列温室气体所造成的影响。此外,二氧化碳当量排放一旦被测量出来,就可以以碳价格的形式被货币化,从而可以对不同公司和活动进行比较。但对生物多样性和栖息地的影响则更难捕捉和比较,其中的因果关系则要复杂得多。

即使有了明确的、可比较的ESG衡量标准,让今天的投资者、资产管理者和企业管理者来决定什么将构成并使我们的后代过上好日子,也是相当傲慢的。潜在的价值观和偏好的转变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目前最好的ESG衡量标准的相关性。

超越措施:有效行动的关键

这些担忧(ESG措施可能会掩盖对过程的重要洞察力,误导我们的注意力,使我们的注意力偏离系统,并危险地歪曲更广泛的价值)并不意味着公司不应该测量。他们应该这样做。但他们需要做得更多。以下是三种方法,他们可以扩大他们的关注点,不仅捕捉有关投入的信息,而且捕捉有关管理结果和影响的过程和系统的信息。

缩小范围,发展对流程的洞察力——为了掌握基本的过程,公司应集中精力深入了解与其核心活动最相关的少数问题。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有更大的机会深入了解能够提高影响力的因果关系,并最终引导足够的资源来采取行动。

缩小以查看更广泛的系统——缩小范围,可以从更长远、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待需要深入了解的问题。从最终状态开始和征求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意见是理解系统和个人在系统中的作用的两种方法。缩小组织边界需要超越组织边界的大量参与,这也应该挖掘不同的观点,使公司能够向他人学习并与他人合作解决系统性问题。

重视好奇心和学习——很多人都在呼吁企业明确利润最大化以外的目的,以便更好地为社会价值服务。但如果没有执行能力,目的就是空洞的。以专注的“做”为起点,是一种更接地气(也是潜在的补充)可以利用现有能力和人才的方法。

以上的共同点是强调实践和学习。稳健的ESG和影响衡量标准可以帮助我们保持成绩,并在必要的时候进行修正。然而,最终,无论我们如何衡量,衡量什么,我们都需要采取行动,以获得更多的理解、洞察力,甚至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