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ESG时代来临
作者:编辑部
2021-02-22
摘要:由于气候变迁使得现实风险变高,再加上再生能源等事业机会也变多,ESG将会改变资本的流向。

“利用全球趋势,唤醒沉睡在民间企业得240兆日元存款,以及大约3000兆日元的海外环保投资资金。”在今年118日的施政方针说明会上,日本首相菅义伟表达出希望通过国内外的巨额环保资金,创造成长的策略思维。

全球ESG投资规模增三成

所谓的“环保投资三千兆日元”,是国际性ESG(环保、社会暨公司治理)投资的调查机构,全球永续投资联盟GSIA所提出的报告。2017年底的全球ESG投资规模为30.7兆美元(约3200兆日元),比两年前增长34%ESG投资的定义很广,虽然不限环保方面的投资,但据估计,2020年有将近40兆美元的水准。

资金急速流向ESG相关ETF(指数股票型基金),验证了最近的ESG投资趋势。去年夏天以来,全球净流入额急增。同样地,面对疫情,为应对气候变动的策略(如投资再生能源),促成经济重生的“绿色复苏”,正以欧洲为中心,成为一股世界潮流。

日本也明显有ESG投资热。大型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管理One”自20207月开始投资的“全球ESG优质成长股基金(无汇率避险)”,就极受欢迎;以当初设定的金额募集到3830亿日元,创日本史上第二高后,最近净资产总额已成长到9200亿日元。

环保投资的主角,毕竟还是全球大型机构投资人,不光是投资股票或公司债,也会以各种形式迫使企业推动零碳排,而且施加压力与日倶增。

有全球五百多个机构投资人加入的投资人团体“气候行动100+”,就希望能够通过与全球167家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多的企业沟通,要求他们制定在2050年之前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并提出对策。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美国贝莱德投信,也加盟了该团体。贝莱德CEO芬克(Larry Fink)判断,为适应气候变动的风险,“将会出现大规模的资本重分配。”因此加强要求投资的标的企业,要提供有关气候变动风险的资讯及因应对策。去年,有53家公司由于在这方面不够配合,贝莱德在股东大会上针对董事选任案投下了反对票。

在汇丰全球资产管理的机构投资人事业部门担任ESG领导人的卡利苏(Sandra Carlisle)说,“由于气候变迁使得现实风险变高,再加上再生能源等事业机会也变多,ESG将会改变资本的流向。”也因为以环保政策为施政主轴的美国拜登政权上台,“不光是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等先进投资人,(全球最大规模的)美国资金,也会正式转向减碳。”

野村、保险集团设把关机制

日本的机构投资人也愈来愈以减碳与否,作为挑选标的的原则。野村资产管理就利用碳定价的机制,把企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换算为成本,融合到财务资讯中,作为投资判断。另外,也会运用ESG评鉴公司的二氧化碳推估值,为供应链打分数。该公司综合企划部表示,“今年一月起,以约三百家大企业为对象开始实施,慢慢也会扩大范围。”

日本生命保险公司今年四月起,会在投资与融资当中导入ESG评鉴,范围及于公司债、国内融资及不动产,并强化与企业间在气候变迁方面的对话,而且是活用日本国内最早导入ESG评鉴定的日生资产管理公司的技术与知识,独立评鉴。

日本保险集团损保控股(SOMPO)则是在20209月宣布,原则上不再接受日本国内新设煤炭火力发电厂的保险与投融资申请;虽然仍有例外,却是减碳的一大步。该公司企业社会责任室课长堀幸夫说,“一旦天然灾害增加,保费将高涨,损害保险这个金融基础架构,将有无法发挥功能的危险。我们希望运用影响力,协助改善气候变迁问题。”大型机构投资人可说正慢慢通过对董事选任投下反对票,或是增加股东提案,转变为“环保维权股东”。搭其便车的避险基金等新兴投资人或环保团体也变多,企业的压力愈来愈大。避险基金认为,美国最大石油及天然气公司埃克森美孚,由于因应气候变迁的风险太慢,损失了十兆日元以上的股东价值,于是促其改革。在埃克森公司2020年的股东大会上,贝莱德等投资人也对董事选任案投下反对票。

欧盟今后将推出的“分类规则”(EU Taxonomy)会有什么影响,也令人关注。它是一套如何把经济活动归类为环保的准则,以欧盟为据点的机构投资人,必须根据这套规则,揭露投资状况,这势将影响到这些机构投资的日本企业。

日本企业必须马上适应。在大和总研分析ESG投资动向的研究员田中大介说,“随着环保投资扩大,如果在环保对策及资讯揭露上不做改变,企业的资金调度将会变得困难。”只要企业不动起来,整个社会就不可能实现减碳。